BL小說網 > 三世開天 > 正文 24.第24章 靈兒怎么了?

正文 24.第24章 靈兒怎么了?

    聽到聶靈兒出了事,聶晨嚇出一身冷汗,急忙問道:“到底怎么回事?”

    那宮女連連搖頭:“奴婢也不知道,昨天夜里公主殿下還好好的,今天早上,奴婢見晨兒公主遲遲沒有起床,于是便進去查看,卻發現公主殿下好像是得了大病一般,昏迷不醒,任由奴婢怎么呼喚也無法清醒····”

    聽到這里,聶晨趕忙和納蘭容若及納蘭艷向靈府趕去。一路上,聶晨的表情極為嚴肅,在他的記憶中,聶靈兒從小到大好像還從未發生過生病的事情,就連最輕微的傷風都沒有出現過,怎么這一次突然就病倒了?

    思緒之中,那一個喜歡背著手在自己身邊蹦蹦跳跳的可愛女孩身影便是不斷在聶晨的眼前浮現。

    某一年夏天,聶晨剛從樹上掏下一個鳥窩,便被一張彌漫著清香的小手絹蓋住。那張手絹的主人用銀鈴一般的聲音笑道:“聶晨哥哥的臉好像一只大花貓啊,咯咯咯,靈兒幫你擦擦····”

    “聶晨哥哥快跑,父皇來啦”那一次聶晨溜進國庫,負責幫其放風的小靈兒見到聶宏宇之后,沖著里面的聶晨大聲喊著,那清脆的聲音不斷的在聶晨耳旁回蕩。

    特別是兩人被追殺那一次,在得知自己回宮的消息之后,聶靈兒在自己身邊整整守候了二十多個時辰,其間茶飯不思,滴水未進。當看到自己醒來以后,那女孩便是露出了聶晨轉生以來所見到的最真摯溫暖的笑容,而在那張俏皮可愛的小臉上,還掛著滴滴淚珠。

    “聶晨哥哥你醒了?嚇死靈兒了······”

    聶晨的思維飛速的運轉,種種可能性不斷的在其腦海中閃過。當想到楊意以及聶玉等人的時候,聶晨的眼底閃爍出一股深深的寒冷,別讓我發現是你們干的,否則我一定會讓你后悔,不論需要付出什么樣的代價

    晨王府與靈兒的府邸隔得很近,但聶晨卻覺得這短短的距離卻好像走了很長時間。到了靈府,聶晨一個箭步躍下轎子,直接朝靈兒的寢宮跑去。

    此時靈府之內大量的宮女、太監正面色慌張的在宮中穿梭,陸續有人將用水浸濕的毛巾遞進寢宮,而在那道半開的門口之中,不斷有一雙手將用過的毛巾遞出。這是專門針對高燒不退的病人所使用的降溫方法。

    “難道發燒了么?”聶晨趕忙朝門口奔去。

    當他走近一看,不禁被嚇了一跳,之見那些剛剛還濕漉漉的毛巾,在用過之后被遞出來的時候,竟然已經被急速的烘干了,直挺挺,干癟癟猶如一塊塊樹皮聶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二話不說,闖進了靈兒的寢宮。

    就在聶靈兒的床邊,聶宏宇正坐在龍椅之上,一雙眼睛露出焦急的神色,幾名太醫正在靈兒的床邊不斷的將新鮮的毛巾敷上,又將用過的毛巾遞給身邊的宮女。

    意外的是,就在聶宏宇的身邊,大皇子聶玉以及其母珍妃卻正坐在一旁,此時正齊齊的朝聶晨身上看來。

    聶晨迎向二者的目光,眼神中泛起一股怒意,狠狠的瞪了聶玉一眼,便是朝聶靈兒床邊走去。被聶晨極度陰沉的目光射中,聶玉的身體竟然猛的打了一個寒戰,此時背后一名中年將手輕撫在其肩膀之上,聶玉才稍稍定神。

    站在床邊,聶晨便看見聶靈兒正躺在床上,身上只穿了一件裹胸和一條短褲,渾身通紅,整個寢宮內溫度竟是極高,聶晨站在床邊便趕到一股股熱浪朝身上撲來,屋內水汽極重,不一會兒聶晨的身上便是被汗水浸濕。

    再回看靈兒,渾身上下竟然連一滴汗水都不曾出現,臉上的表情也是一片恬靜安詳。

    “靈兒到底得了什么病?”聶晨問向一邊的太醫。

    那太醫姓薛,正是太醫之中醫術最高者,聽到聶晨發問,連忙答道:“稟告殿下,靈兒公主的病實在罕見得緊,臣不僅查不出病根,甚至就連這種癥狀也是從未見過。”

    聶晨注視著聶靈兒,嘴里小聲的說道:“薛太醫,可否借一步說話?”

    薛神醫為難的看向聶宏宇,見后者點了點頭,便是隨著聶晨走進了寢宮旁邊的內室。

    聶晨轉過身,直視著薛太醫的眼睛,用極為低沉的聲音問道:“薛太醫,你看靈兒這種病,像是人為的嗎?”

    薛太醫被聶晨的話驚了一跳,猛的向后退了一步,然后便是猛烈的搖著頭道:“老臣敢用人頭擔保,這種病狀絕不像是人力所至,也沒有中毒的跡象。”

    聽到這里,聶晨便沒再多說,徑直和薛太醫一起回到聶靈兒的床邊。

    聶晨親自將三根手指搭在靈兒的脈上,細細查探之下,發現饒是以他自己的醫術都未能看出靈兒的癥狀所在。難怪薛太醫他們束手無策,這脈象竟是連我都未曾見過,聶晨眉頭緊皺。

    “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么?”聶晨一遍遍的在心中問道。按照常人的體質來計算,若是體溫高成這樣,恐怕出不了一時三刻就被燒死了,但是反觀聶靈兒,此刻雖然體溫高的離譜,但是呼吸卻格外綿長均勻,其他方面也未見異常,為何卻昏迷不醒?

    聶晨將掌心輕撫在靈兒的額頭,手上立即傳來一陣滾燙的溫度,猶豫了片刻,便是運起圣王聚氣決,將元力小心翼翼的探入聶靈兒體內,卻突然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道傳來,瞬間就將自己的手掌彈開。

    “咦?好強大的元力”聶晨心中一驚,在這股元力的保護之下,任何毒物恐怕也難以傷害她分毫,聶晨倒是略微放下心來。

    如今之計,只有去問問聶天涯了,聶晨想到這里,便是匆匆辭別了聶宏宇等人,獨自朝皇宮之中的那座孤塔奔去····

    以聶晨元者三的腳力,轉眼之間就到達了聶天涯的那座孤塔之下。之見這座方塔毅然矗立,在那方塔底層之中燈火通明,自二層以上卻放射出瑩瑩之光,塔尖之上,隱隱有霧氣繚繞,那霧氣之中泛著淡淡的金黃。

    此刻聶晨也顧不得太多,徑直朝塔內走去。

    “站住”一道厲喝在耳邊響起,聶晨回頭看去,身旁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僧人等怒目看向自己。

    聶晨拱拱手道:“我是聶天涯的孫子聶晨,有急事要找他商量,請您行個方便。”說著便是大步流星的朝門口走去。

    “大膽師尊閉關期間,任何人不得擅闖,退回去”那中年和尚微微有動怒,就連皇帝聶宏宇都不敢擅闖的禁地,這個小子竟然大大咧咧的說進就進,顯然沒把我放在眼里。

    聽見和尚的話,聶晨并未再多費口舌,將元力灌注于雙拳,對著和尚轟去,看那攻擊的角度,目標并非致命的部位,顯然這一拳乃是為了將和尚趕走。

    “小子,你找死”和尚雙腳猛踏,竟在地面上留下了兩道腳印,其力道可見一斑,然后雙拳便是迎上聶晨的攻勢,雙方并未使用任何招式,直接用力量硬撼。

    “嘭”一記悶響,和尚連連倒退數步,將身后的塔門轟然頂開,然后才是緩緩穩住了身影,而聶晨卻直接從已經大開的塔門之中走了進來。

    這小子好強的內力和尚雙目圓睜,吃驚不已。看著面前這個年齡仿佛在15歲上下的少年,他無論如何也不能相信,自己在力量上竟然輸給了對方。

    進入塔內,聶晨便是無意再與和尚動手,直接放聲道:“爺爺,孫兒有急事求見”

    數息之后,塔內竟無半點反應,聶晨便是再度呼喚聶天涯,連續幾次,塔內仍然是寂靜一片。

    聶晨望向通往二層的通道,難道在其他的樓層之中?情急之下,也不管那許多,聶晨直接朝二樓的通道走去。

    “師尊正在閉關,不能上去”那和尚見聶晨還要登樓,便是再度上前阻攔。同時,道道金色光芒在其體表涌動,已經將元氣提至最高狀態,一股元力形成的氣勢朝聶晨傾瀉而去。

    元徒九巔峰?聶晨嘴里輕聲念道:“憑你,還攔不住我。”說著,運起圣王聚氣訣,天地元氣開始朝著聶晨周圍飛速聚集,下一刻,聶晨的右手便是被淡藍色的氣勁包裹。

    元者高手

    和尚不禁失聲喊出,他萬萬想不到,面前的這位少年竟然具備著元者境界的實力,顯然這已經遠遠超出了他所能抵抗的極限。

    要知道同級別之間,一的差距便是難以逾越,更不要說兩人根本不在同一個層次之上。面對聶晨手上的淡藍色光芒,和尚感到自己釋放出去的元力威勢被盡數驅散,一股危機感漫上心頭。聶晨這一擊若是釋放出來,恐怕自己瞬間便會被打成重傷。

    回頭看了一眼通往二層的通道,那和尚眼中閃過一絲決絕,之后便是緩緩的擋在了通道之上,將所有的元力統統集中于雙臂,然后和尚的兩只手臂便是交叉置于胸前,死死盯住聶晨,準備做最后一搏。

    “得罪了”聶晨心中掛念靈兒的安危,沒有時間再與和尚理論,一道淡藍色匹練迅速朝和尚的雙臂竄去,聶晨在出手之時也是特意回收了些許力道,這一擊只運用了五成功力,但饒是如此,也萬萬不是這和尚能夠抵擋的。

    淡藍色的元力匹練眨眼之間便是竄至和尚的面前,那和尚雙目緊閉,牙關緊咬,側過頭準備迎向那道攻勢凜冽的匹練。

    “住手”伴隨著女子的嬌喝聲,一只玉手便是出現在那道淡藍色匹練之前,手掌輕輕一握,那道連元徒九巔峰都無法抵擋的攻勢便是被輕易化解開去。

    看到出現在和尚身前的身影,聶晨失聲道:“是你?”
    《三世開天》BL小說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hwiffw.icu
全民千炮捕鱼天鸽版 吉林快3官网下载 三分pk拾稳赢 北京pk拾赛车计划网址 pc幸运28在线预测大神 甘肃体彩十一选5 青海11选五走势图结果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数据 幸运农场复式中奖表 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 吉林11选5胆拖投注表 安徽十一选五技巧 吉林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2018股票分析报告范文 湖北快三今日未出号 百度时时彩开奖表 江西11选五5怎么玩